王功权:消费升级会比想象的更快 如何开发2.3亿新中产市场?
创业黑马学院 创业黑马学院

王功权:消费升级会比想象的更快 如何开发2.3亿新中产市场?

2015年,吴晓波和当时的互联网思维唱反调,反“屌丝经济”,提出2016年是中国“新中产消费元年”。此后“消费升级”、“新零售”的陆续崛起,这一趋势被不断验证。

来源 | 创业黑马学院(ID:heima_ying)

2017年,当青普旅游对外宣布获得2亿元A轮融资,大家才发现,在2015年有一个人不仅有同样的预判,而且已经下手布局新中产消费。

他就是中国创投界教父级人物、青普人文度假董事长王功权。

出于多年企业和投资经验积累的“对机会的职业敏感”,王功权认为:新中产消费的市场机会到了:

1、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已经严重落伍,互联网经济已经进入第3阶段。

2、整个产业和社会在被全面震撼和冲击之后,已经完成了全面对接,接下来将是传统经济的全面登场。

3、新旧交替推动了产业的变异,也势必产生消费升级,新物种会雨后春笋一样出现。整体上,“屌丝经济”已经衰落,主流人群会回归。

4、消费升级会比我们想象的快。追求高品质、好服务,买贵的东西是一种光荣,买好的东西是一种荣耀,这些将成为主流的消费价值理念。社会开始回归提供优秀的产品。

5、品质生活,不是简单的物质炫耀,而是尊重内心深处的渴望,并且尊重生活本身。产品和服务要满足新中产对品质生活的内在诉求。对创业者来说,这一切都提出了要求和挑战。 

2018年,创业实验室特邀王功权担任导师,首开新中产消费实验室,梳理该领域创业的核心问题和解决方案,帮助学员企业准确捕捉用户需求,成为新中产消费的引领者。王功权老师的实验室现已开放招募,限额15-20人,报名详情见文末。

课前我们与王老师深度沟通了课程主题,以下为部分精彩内容,与各位共享。

微信图片_20180207161512

王功权

著名投资人、企业家

青普人文度假董事长,曾任万通实业集团董事局名誉主席、执行董事、万通国际董事长。原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高级合伙人,原鼎晖创业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 。他先后参与投资了著名的腾讯、民生银行、亚信集团、易趣网、奇虎360、3721、金融界、创联万网、框架传媒、弘成教育、展讯、携程、 如家、汉庭、驴妈妈、江西赛维等,这些企业后来均在国内或国际资本市场成功自主上市或通过并购上市。

2017:互联网经济进入第3阶段

投资界的绝大部分人还沉浸在两年之前的互联网时代思维,但这两年已经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所以差不多两年前的投资逻辑,包括在互联网行业很有经验的一些从业者,他们的思维方式已经是严重落伍,并且成为现在进入新阶段的障碍。因为时间太短了,比如说经过十年、二十年,大家把这个认知放弃是可以的。但这两年变化太大,之前还做得热火朝天,马上又出现了新的东西。新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还没有转过来。

大家一般谈新经济,总体来说是围绕着互联网,不管是大数据也好,区块链也好,除了智能、生物工程是另外一块,基本上是围绕着互联网这一块,这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互联网的第一个阶段是三门户时期,就是新浪、搜狐、网易。到全球互联网破灭,市场缩水了90%,那个时代就结束了。

等到过了几年,在2004年左右,再起来的时候,互联网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on line的事了,这个时候已经有off line了。假如说把第一个阶段理解成是空中的云,第二个阶段是云中调和出来的雨。2014、2015年的时候这个阶段基本上就结束了,伴随的就是O2O的泡沫破裂。

2017年,互联网经济进入第三阶段,这个时期主要的特点是原来的空中的云开始往地下落雨,实际上是互联网人士拼命地把互联网跟应用结合的过程。这第三阶段会是雨后春笋,我认为差不多就是这两年。

巨头垄断下的“屌丝经济”已经衰落

所谓互联网时代的思维是第二个阶段主要的特点。这个阶段对不属于互联网的传统产业和传统产业的企业家构成了巨大的压力,业态上在迅速地进行融合,但是这种融合主要表现出来的还是网上对网下的压力。

再一个特点,你可以把互联网时代理解成中国制造的粗放时期,真正优秀的服务、很多主流的消费和服务,很多还没有完全上来,但是已经在催生。所谓的“屌丝经济”,以及几个垄断性的大平台形成是这个阶段的代表性标志。所谓的“屌丝经济”就是网民机制,这一块儿基本上是以便宜、方便为特点,人群以年轻人或者低收入阶层为主。

为什么会这样呢?

1、互联网是一个新生事物,年轻人会比较反应快。

2、涉及到使用方式、使用技术方面的事,年龄大的人也都不太会用。

3、它表现出来的是网络上迅速的互相联结和沟通,以及信息的传递,使原来社会的非主流阶层获得了一次解放。他们的力量很大,大家聚合在一起,就可以团购,消费者和厂家就开始进行博弈。只要粉丝到一定的量以后,立刻就变成强大的生产力。但是总体来说,人均消费是上不来的。

对用户迅速地扩展和垄断,这成为互联网经济第二阶段的主要特点,形成了垄断的大平台。阿里巴巴和京东就是这个时期的典型平台。在这个过程中,庞大的用户群体对上下游开始进行打压,把产业链中有些人打得很厉害,大家只好走便宜的路线,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战略。

由于人上去了,所以商务也上去了,形成了年轻人为主的网上社会。他们消费不高,但是数量庞大。项目只要有流量,谁都不怕。模式本身不挣钱,但是仍然做保险、做数据、做金融,横跨。最后发现在这个阶段里,根本容不得小型平台的生存。

O2O是大家最后一次梦想,找几个人或者是委托别人20、30、40万搞一个系统,然后就是on line干,干的人太多了。我那时候就提出这件事压力主要是在地面,地面这个O如果不能有成体系的保证,实际上是没办法的,最后我们是两个O都没有了。最后事实不幸被言中。

timg (2)

传统经济登场,品质消费回归 

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转换的一个主要的表现,我认为就是所谓的“屌丝经济”开始衰落。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上面这场雨来得太大了,整个产业和社会全被震撼和冲击了,迅速就开始反应、迎接。如果说,前些年传统产业还在考虑“我怎么跟新的互联网经济对接一下”,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对接的问题了,而是传统经济登场。没有人再怀疑互联网的应用,各种设施也迅速完善和配套,国家的法制法规也迅速开始跟进了。

由于大量的青年跟上去了,大量的商务跟上去了,社会也跟上去了。这种冲击导致老人也要上网,因为孩子在网上,网上的信息太多了,很多东西太方便了。后来已经不是80后、90后了,70后、60后、50后,连我爸爸88岁都上网,因为他平时见孙子困难,在网上家里有一个群,他老在那个群里,我们一出现他就问我们吃饭了没有。这个时候一些社会服务也有给老年人的最简单的智能应用。所以,很快全社会就上来了。

到第三阶段的时候,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已经跟整个的经济社会、传统产业全面对接了。所以我说大雨落到了地上,新的消费升级和新的东西才上来。

人类社会的经济生活主流地看都不是物美价廉的,都是追求高品质、好的服务。买贵的东西是一种光荣,买好的东西是一种荣耀,这将成为主流的消费价值理念。

当整个融合开始的时候,会跟原来的那种屌丝经济不同。你可以理解成是升级了,来自于传统产业的主流经济体系、主流消费体系、高消费群体全面推进。这个时候它就迅速地开始细分,然后需要垂直的、优质的服务和品质,对网络应用的全面占领。

现在人们不再追求自己的用户是几个亿了。以前有一个时期,用户不过千万大家都不好意思说。你有1000万用户,但是只能从一个用户手上拿到钱,从其他的用户手上只能拿到很少的钱。这样的话,除非在品牌聚合的大平台上,否则获客成本很高。这个获客成本你可以理解成是杂耍现象。我在大街上,开始杂耍,用砖头往脑袋上砸,用刀什么的,搞了半天,折腾半天一身汗,一帮人说好,等到一收钱人都走了,就剩两、三个人给钱。为了获客把肚子都砍了,这个成本是很高的。大部分都不是真正的用户,为了维护他们我费了太大的努力。

你会反思,如果说我刚开始就找了这两个给我钱的就好了。我就不用砸脑袋什么的,我就谈我自己苦难的童年,他就又给吃又给钱,没准还拿钱让我上学去。也就是说,收入对象变了,我的服务方式不一样了,服务内容不一样了,我的收入结构也不一样了。

现在的问题是谁能够精准地找到内容,给他提供感动他的高品质的服务,使他付更多钱。做到了,你就会发现你的服务内容、服务模式做得不多,但你的收入比那个还高。这个你可以理解成主流经济的高品质的服务和高品质的产品,也就是说消费升级的东西,开始在网络世界中出现。各种优秀的产品全会上来。

最后还是你的产品、服务要好,要找对你的客户,回过头来,网上的手段和方式只不过是成为原来经济的一种应用的手段而已。像最初我们做生意的时候,大家都是点现钱,后来刷卡的时候觉得好先进,现在你就理解成整个互联网的应用,无非是原来传统经济的算法而已。

最后在互联网融合和使用的过程中,真正崛起的东西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起来。这就是马云说的,互联网的经济消失了,已经变成了融到生活中的应用。追求品质的产品在这在这次打击中,不仅没有被狂风骤雨摧毁,反而因为大地土壤肥沃,生长得更加茂盛。

u=3665860089,2437963381&fm=27&gp=0

现在是新物种诞生的巨大机会

新经济的第三个阶段有非常重要的特征。中国的传统经济在迅速重构,新经济也在迅速重构。这两个又在迅速融合。你可以理解成是变量对变量,还在运动中结合。新经济、旧经济整个重构和结合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巨大的一个新机会。很多新的物种就诞生了。这些新的物种实际上是一场技术革命冲击和融合的过程。

新经济这两年的重构,最明显的是自媒体带来的颠覆。想当年三大门户何等嚣张,你要想向市场推广,不把几大门户拿到手,你是推不开来的。现在就不一定了,现在一个小孩搞20、30万粉丝的自媒体,有可能就引爆了。你那边请了20几个人到现场体验,记者还得给500块钱的红包,回过头来效果还不行——你发的东西好多大家都不看。天天传的都是自媒体的东西,而自媒体的东西完全取决于你这个东西的图文被认可的程度。大家传播是自发的,鬼才知道哪篇文章一下就引爆了。

落实到我们的青普来说,你是旅行社吗?不是,你是酒店吗?也不是,旅行社、酒店都是按照原来的方式划分的,实际上这些东西按照原来这样划分,有的时候管理就出问题了。如果说一个企业、两个企业可以理解成是管理的问题,如果整个行业,那就是产业的问题:产业不成立,或者是产业在商务上是自己不能自洽的,或者是陷入困境。就意味着产业必须要变异或者是融合,说白了就是需要重新定义边界,形成新的行业概念,这当然就得重构了。

两年前在投资界和互联网行业特别活跃、天天说的那些话,我之所以说是过时了,就是因为这个重构的速度太快了。

找到新中产

他们是社会的中坚和希望 

在重构过程中主要的问题是主流经济的增长、高品质经济的增长。互联网中的主流社会在增长,消费自然就升级了。新中产当然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群。

新中产我更愿意这样理解:

他们是靠智力、劳动、才能在创造自己的财富,这是一个挺重要的特点。因为这倒不是说他们比上一代好多少,是因为上一代好多是历史机缘,现在没有。由于他们基本上是自己努力工作和自己去创造的价值,所以他们对财富和资产的理解会更加积极、理性、正向。不会一下子就挣了2个亿,然后随手就挥霍3000万。

他们去争取的时候不会那么凶狠,获得了什么也不会那么傲。过去的富豪阶级,他们是在一种生活有很大压力、没有财富积累的情况下自己打出来的。但是新中产不是这样的,他们从出生下来受教育已经在享受着改革开放、人们生活富裕的成果,是在一个经济状态比较自给自足,或者是富裕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所以他们没有那么强的不安全感,不像那一代人,有多少钱都觉得心里不安全,想着更加稳定一点。

新中产还表现出很强的向上的、学习的、上进的态度。新中产平均受教育的程度比较高,至少是大学以上的,不像上一代的,还有没文化的。新中产说白了,你自己想不上大学都很难。同时他们还要再成长,所以他们学习、上进、提高自我、丰富自我,包括社会的资源、人脉的关系、各种知识。所以好多人就读了长江商学院或者是黑马学院等等。你看成熟的大腕,他们好像什么都懂,但是还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总的来说,新中产对很多东西看得更加积极,更注重的是现在和未来。他想要再努力,能够使自己获得更好的生活。网上说中国有2.3亿新中产,这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同时也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和希望之所在。

王功权 新中产 新经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